首页 热点正文

sunbet6.2.3:【自由副刊.愚人图鉴】 黄丽群/愚人的秤

【旅游】美食之都必吃3大美食─马来西亚‧槟城

栳叶园济公扇炭火炒粿条,仍用猪油与炭火炒,吃完不残油汁,乾爽不腻。撰文‧摄影/陈静宜Nyonyabreeze的鱿鱼丝炒沙葛,讲究刀工,丝丝分明。槟城乔治市在2008年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

◎黄丽群

编辑室报告:

新年伊始,本刊邀请四位作者书写二十回专栏,周一黄丽群【愚人图鉴】、周二唐捐【委蛇录】;隔周周一赖香吟【东北边】、隔周周二川贝母【蝙蝠通信】。敬请锁定阅读。

◎黄丽群

在这世界以亚洲的脸行动多少有些凶险。遭遇歧视大概已算轻微,但其中有种刻意调低音量与饱和度的歧视(有名词称做 covert racism),其日常实践则是既轻微又暴戾。愈轻微愈暴戾。轻微在于形式上你根本无法指认那是什么,例如店员的脸色,找钱时介于摔与手滑之间的力道。暴戾在于你不免自问是不是太过阴湿内怯玻璃心,明明如幽魂踩过你的脸,还让你回头自我怀疑到底是不是自己鬼遮眼?长居美国的朋友说西方世界的白种人在这上头确实是横练出一身好功夫。

【两性异言堂】〈爱呀有问题〉前女友 背后灵 妳召唤来的

图/棉花糖文/欣西亚相信很多女人对于男人的前任难免会介意,症状轻微的,可能只会交代男友把和前任的照片、情书等统统收进鞋盒内,然后束之高阁,来个眼不见为净;症状中等的,则会

例如机场咖啡站那位大姊,一早赶转机,机场黑咖啡与烤可颂的奶油味最香了,我停下来向她买一份。她的脸像回家的路那么长。她撇嘴做啧啧声。她重重关上糕点柜。她正眼不看我一眼。她随便找了钱丢在桌上。我想试试软化她,我说 Thanks have a nice day。她点了一下头以及一个薛丁格式亦有亦无的笑。

碰到这类事情你第一个反应是什么?我往往是站远些,略微逗留,看她对待下一个顾客的样子。虽然也不能怎样但你就是忍不住想看一下。

来了一个与她年纪相近的大肚中年白男子,好像多问了几句。她非常厌烦地把手叉在腰上。她提高声音。她表情很坏地拿手戳着菜单。他一句话还没说完她就转头走开。她就是一个态度实在很差的咖啡店大姊而已。

目睹一切的我马上就释怀了。我们爱公平,我们也一向讲求所谓为人处事的一致性。都是好词汇。然而它的另一面是:受到恶待时,为何我们往往是透过「确认他人也受到同样的恶待」才能解救受损的情感?这样想起来,就非常奇怪。甚至一视同仁的恶行往往比有所区别的慈悲更加得人喜爱。

这是我的愚人秤。接着就内心非常平衡地走开,在候机厅的长椅上坐下来,喝热咖啡,吃可颂。酥皮落了一身。●

■黄丽群,1979年生于台北,政治大学哲学系毕业。曾获时报文学奖、联合报文学奖、林荣三文学奖、金鼎奖等。散文作品连续七年入选台湾九歌年度散文选,另亦入选台湾饮食文选、九歌年度小说选等。着有散文集《背后歌》、《感觉有点奢侈的事》、《我与貍奴不出门》,小说集《海边的房间》,采访传记作品《寂境:看见郭英声》等。


转载说明: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犯你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邮箱,本站24小时内将予删除。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不代表本站保险网的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

好文推荐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1470
  • 页面总数:0
  • 分类总数:16
  • 标签总数:3758
  • 评论总数:20
  • 浏览总数:148685